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喵喵喵?

一定要这么说的话,大概先做人后做事。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2017-11-17

大概是穿心一箭了

你们有钱人都这么任性的么。。。
“你有什么超能力?”
“有钱。”
emm……
双十一过完的穿心一箭。

2017-11-17

【谢李 剑道】人间客(三)

(三)

李隆基已经在书房候了许久,还特地命人再去搬了一张短榻。李隆基鲜少在书房会客,书房向来是他一个人清净的地方,从来留不得其他人,哪怕是他最心爱的贵妃。他需要一个地方,让自己能够时常的保持清醒,让他记住是如何一步一步爬到今天这个位置的。当日就是在这个书房里面,他和婉儿还有姑姑一同密谋该如何推翻自己的祖母。这里承载了他太多的回忆,所以之后能来这书房的人,都是李隆基能入眼的人,谢云流就是这为数不多的人。
谢云流站在书房外面,屏息凝神,没有作声,半晌,他放了一口真气,敲了敲门。

“进来吧。”

听着许是谢云流来了,李隆基不知为何内心一阵狂喜。

推门而入的人,正是近日大殿上那个仙风道骨的道长,男...

2017-11-10

【李叶 策藏】庄花饲养指南(39)

(39)红豆年糕(上)

叶英并没有睡着,他紧紧蜷在床上,如幼年被父亲批评时一样。他不是一个倔强的人,也不太容易感动。

李承恩坐在客房里,靠在沙发的椅子上。如果此刻离开,就是功亏一篑;如果此刻不走,就是在劫难逃。当断则断,不断则乱,李承恩比谁都更明白。他是所有人里面最优秀的,无论是怎样的险境都从未想过逃离,可是唯独这一次他很想逃离。

“叮铃铃”……不多久,门外传来了一阵一阵的门铃声。

叶英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打开了门。门外站的人,赫然是表妹。表妹看起来不是太好,没有像往常一样一旦出门就打扮成一个小公主,而是穿的很随便,很简单的粉红色衬衫加上最随便的牛仔裤,脚上一双白球鞋。每次出门都一定会...

2017-11-10

【策藏 李叶】庄花饲养指南(38)

(38)芒果千层

看到叶英这个样子,李承恩心里不禁心疼了起来。很想上前再将他抱在怀里面。他想抱住他,也想拥有他。听起来或许这有些匪夷所思——他,李承恩,喜欢上了一个人。李承恩的额角渗出不少汗,青筋开始一丝丝暴起,他知道,他在紧张,这不件好事。

叶英看了李承恩一眼,随机倔强地不再看他。

“叶英,我……”李承恩终于开了口:“我有话和你说。”

“说吧。”听到此言的叶英突然一下子平静了下来,死死地盯着李承恩的眼。

这一瞬间在李承恩很想直抒胸臆,告诉叶英他从哪里来,为什么而来。李承恩攥紧了拳头,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死死皱住了眉,咬住牙关,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那些话。他从哪里来,他要去哪里。他是李承...

2017-11-02

【藏策藏】君子(1)武林天骄X极道魔尊

写在前面:

父子两代=-=

有策藏也有藏策√

大概随意食用。

(1)

叶风扬绝对不是个君子,至少叶风扬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叶风扬很喜欢喝酒,酒烈的能一直烧进喉咙里。他不是个好孩子,他知道。父亲阵亡后,另一个父亲将他从天策府带到藏剑山庄抚养长大。

叶风扬蹲在地上喝酒的时候,那年才九岁,刚刚被带回藏剑山庄,就被父亲一顿训斥。他不喜欢父亲,也不喜欢藏剑山庄。

“叶风扬,你将来可是要成为武林天骄的人。”父亲的眼神冷淡,没有丝毫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怎么能坐在地上喝酒?”

“那父亲是武林天骄吗?”他将酒一饮而尽,将碗随意地丢在一旁:“当武林天骄,有什么好处?”

这句话一下子问住了他父...

2017-11-01

【门派内销 双策】危楼

危楼

“阿眉,你力气也比我大,生的也比我高,相貌也比我英挺,连打仗都比我生猛,可我是真的,好喜欢你。”

将军的身体,倒在了黄沙中。

危楼之上,有人独立,那人将战鼓敲得很急,一声一声仿佛要直接敲进人的心里面。

只见那敲鼓的人,墨色的长发被高高的竖起,一袭红衣,外面是染了血污的银色铠甲,看到城门外战事正酣,他敲鼓敲得越发急切了起来。

“夫人。”有人登上了高楼,脸上带着悲伤的神色:“将军,阵亡了……”

敲鼓的人也不回头,也不说话,他敲得这一面响鼓,就是他的全部回忆。

“你带着将军府中的人,向南逃。”

鼓响第一声,她开口。

“夫人,您不走么……”

“我不走。”又是一锤重重敲了下去,...

2017-10-28

=-=

好嘛19大开了,早起好多篇被LOF关进了小黑屋里面,最近可能会安分一点。=-=QUQ~

2017-10-19
1 / 26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