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李叶 苍歌】归途(2)

(2)

入夜,李承恩和身旁几个将领坐在燃烧的篝火边吃着古董锅。

古董锅里炖着刚宰的肥羊,锅里“咕咚咚”冒着气泡和一股浓郁的香。

篝火烧得很旺,不时还有“噼里啪啦”的火星冒出来哔啵作响。迎着光看到男人的侧脸上,有一道已经结了痂的长疤。

李承恩从锅里捞起一片羊肉,蘸了蘸调料,张口便吃了下去。他这个吃相和周围衣着破烂的狼牙大将和神策将领比起来颇具风度。

如果说有一种东西是与生俱来的,是再多的烈火都烧不去、再多的刀斧都砍不掉的——

那么一定是风度。

李承恩,是一个很有风度的男人,至少在这里是这样。

他吃了一口酒,酒很烈。隐约觉得记忆中有什么东西苏醒了——

就像燃烧着的火焰、就像火焰中...

2017-07-25

【李叶】你的蛹(3)

(3)燕小七
“我就带你到这里吧。”长孙忘情的声音依旧冷得像冰,埋没在雁门关外席卷而来的风雪里:“至于小七见不见你,是小七的事情。小七不是苍云军中之人,不需要服从军令。”
叶英点点头,扣了扣那扇看起来锈迹斑斑的门。

开门的那个人,燕小七,不似一般七秀的秀美,这姑娘生的浓眉大眼。

“哦?”燕小七看着门外来人,额角开着的寒梅和如雪的白发:“您是……大庄主吧?”

叶英觉得他似乎在哪里听过她的声音似的,但是他想不起来,也不愿去多想。

“我能进去吗?”

“当然。”燕小七迟疑了一下,让开了一条路:“大庄主登门造访,倒是令小七居处蓬荜生辉。”

燕小七屋内的陈设其实很简单,几乎看不出这是个姑娘的闺房—...

2017-07-21

【双歌】谁家弄清酒(下)

(下)

4

第二日酒醒,清酒倒是十分后悔。怕从此失去最喜欢的师父,哪怕就是师徒也好,只要能看见他就好了。

“小师弟,昨日你喝醉了酒,你师父像是发疯了一样找了你很久。”

第二日,有人对杨清酒这么说。

杨清酒惴惴不安地到了教室上课,大约是心中总有些畏惧,他脸色看起来并不很好。

没成想,师父却是像什么都没发生那般走过来,轻轻在他桌上敲了三下:“清酒,和我出去罢。”

杨清酒迷迷糊糊地跟在师父后面走了出去,心里怀着莫测的小情绪。他忽然有些后悔昨日将那封信压在师父书桌的镇纸下面,也后悔昨天的那场宿醉。明明是盛夏,却冷的透骨。那彻骨的凉意,就像昨日手中的白瓷杯。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

2017-07-20

【策藏 李叶】你的蛹(2)

2 长孙忘情

长孙忘情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叫叶英的男人,他和传说中一样的俊秀、一样的双目紧闭、一样的冷淡。

“叶某在关内总听说,渠帅冷得就像关外的雪,可是叶某却觉得将军只不过就像身上的鳞甲,温久了也会变热。”倒是叶英先开了口,声音朗朗润润,带着几分清寒。

听叶英如此评论,长孙忘情先是心下一惊,这个女中豪杰并没有笑,没有传说中那种女将应用的爽朗,甚至眼神里还有几分难言的阴郁。

“大庄主的发,白得早了。”长孙忘情并不知道叶英的来意,却是有意避免谈论军中之事,到底藏剑大庄主叶英也不过是江湖上的人。

“听闻渠帅也是。”长孙忘情第一次在这个男人嘴角看到一丝笑意:“烦忧多了,自然就苍老了。山河破碎,...

2017-07-19

【李叶 苍歌】归途(1)

游走在这里多久了,他早就不记得了。

“李承恩,你想要的是什么——”

他在梦中闻此,惊坐而醒。往事,什么往事。所有一切在他眼睛里忽然化成了齑粉,烟消云散,他什么都捕不到,梦带着影子,偷偷地溜开,唯有神策营外敲响的钟鼓,铺天盖地而来。

梦中之情,何必非真。

李承恩翻了个身,听着钟鼓声,睡去了。


“我父亲啊,他是个英雄。”

一身玄甲的李无衣坐在草垛上,啖了一根草。他回头看了身后那个长衫玉立的青年一眼:“我可是英国公之后……”

“然后呢?”青衣黑发的青年笑着看看他:“你每天都在这里,看什么呢?”

“没什么可以看的。”李无衣笑了笑:“杨逸飞,你不觉得,这满天飞雪落得很美吗?”...

2017-07-19

【李叶】庄花饲养指南(31)下

香肠煲仔饭(下)
李承恩显然不愿意再和柳孤城说什么,此时煲仔饭也差不多熟了。
很多时候他觉得,他不是李承恩了。过去对他来说根本就不那么重要,从遇到叶英的第一天他就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了,可是现在这个人的出现,打破一切。
李承恩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一点也不想。
他端着煲仔饭,有些心不在焉地走了出去。
倒是叶英和曲秀秀已经在桌边坐了下来。叶英端坐在桌前,满怀期待地看着李承恩手中端着的东西。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叶英好像看出了李承恩有心事。可是他不说,就像李承恩也不曾说出口一样。两个人就像是心照不宣,都没有提这件事,只是偶尔看一眼柳孤城。
柳孤城是什么人?
叶英的父亲已经来过电话,叫他对这个叫柳孤城的人多加注意。具体...

2017-07-17

【策藏】同心结比翼,久梦温虎酒(下)

交易行买不到狗崽子,可是可以去天策府直接找狗崽子下聘。足够的马草,拐成男成女都足够了,就不信拐不到一只狗崽子。

“我给你多少金砖,你和我回藏剑?”叶同久看起来有些嚣张的过分,不都说天策是出了名的穷,除了买得起马,连马草都买不起:“以后你的马和马草,我都包了。”

李温流眨巴着眼睛瞧瞧他,别看这只叽穿的破破烂烂,倒是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我什么都不要。”李温流翻身下了马,摸了摸自己的小马驹,试图让小马驹安静下来,让小马驹不要用大鼻孔对着叶同久疯狂出气,李温流笑着抬眼看着他:“你带我去看风景,我就和你走。”

“只是看风景而已嘛?”叶同久叹了一口气:“你们狗生就这么没有追求吗?”...

2017-07-15

【双歌】谁家弄清酒(上)

我还没有来,你怎么能老去?


1

“你愿意成为我长歌门下弟子吗?”

“愿意。”当时的他偷偷看着掌门的侧脸:“我愿意从此入长歌门,与琴剑偕老。”

“快到酿酒的时候了,你就叫清酒吧。”

“谢掌门。” 

“凤师姐,就让你门下的弟子教他吧。”

 杨清酒第一次见到了他的师父,也可以说是师兄。他眉眼并不乍一眼让人惊艳,但是眉目温温润润,仿佛整个长歌的水都融化在里面。

“一起去喝那坛新酒吧,去年酿的梅子酒。”师父的声音也是那样温温润润、清清淡淡,杨清酒的心中那根弦仿佛被拨了一下,可是他没有说,也不敢说,师父并没有察觉到这个小徒弟的异样,冲着他伸出手:“就当是...

2017-07-15

存脑洞

藏剑天策幼儿园,找得到画手合作的话就开。

2017-07-12

【策藏】同心结比翼,久梦温虎酒(上)


天策府,李温流。
叶同久第一次见到李温流是在这年夏天,那只狗崽子站在黑戈壁。就那一丁点高,站在自己的身旁,还不如藏剑山庄的木桩高。狗崽子的马蹄子踢了他一脚,低下头,才看到那个牵着马的狗崽子。
他澄亮眼睛里闪烁着的光芒,和平日里见得那些金银闪烁都不一样。
叶同久收起重剑,回头看了他一眼。
人有一千万种相遇的方式,狗崽子和叶同久的相遇,大概是他将他拉上了自己的战马。在这个马乱兵慌的年代里,这大概是李温流想到的最好的表达爱慕的方式了。
李温流说这话的时候,是这么认真,认真的叶同久都有些想笑:“你在战马上,我护着你。”
一个矮子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往往有一些可笑。叶同久很努力地憋着才没有笑出来。
再好笑听起来也都是情...

2017-07-11
1 / 22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