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李叶 策藏】将心(完整版)


叶临君的碎碎念:避免引战,这种题材会是我最后一次写。看了的请耐心看完结局再说,谢谢。

一将功成万骨枯。可惜枯的骨,是李承恩的骨。
李承恩临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那一日朱剑秋身披缟素,手中端着一碗新丰酒。
“统领,再饮一碗酒吧。”
“若是我不回来了,天策府大统领之位,便让曹将军和杨将军多担待。”
李承恩接过军师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翻身上马。夕阳渐渐沉了,锃亮的甲光消失在无边的暮色中。
                   ...

2017-05-24

【李叶/策藏】庄花饲养指南(25)

咖喱鱼蛋
“想吃鱼蛋!”叶英吃掉了最后一口咖喱饭,忽然抬起头眨巴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看着李承恩。
叶英鲜少对李承恩提出这种要求,此时的神情颇像一只灵巧的猞猁。
李承恩忽然凑得离叶英很近:“我有两个,你要吃哪个?”
叶英心里好像明了些什么,但他没有开口,只是笑得有些腼腆了起来,他抽出一张纸擦干净了嘴边的咖喱:“我看我们再这么吃下去,迟早也要变成两个圆圆的蛋了。”
“阿英。 ”李承恩忽然站了起来,搂住他的肩膀,笑得有些玩味:“你是装不懂呢?还是真不懂呢?”
叶英低下头,他听到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然后忽然仰头看了李承恩一眼:“我想吃咖喱鱼蛋!你给不给我做?”
李承恩心里偷偷窃喜了一下,攻略叶英看来只是时间问题,迟早...

2017-05-24

【李叶/策藏】驯兽(16)

叶英抱着那个毛茸茸的小东西,许是体虚,回到营房后不多久就睡了。

这是叶英第一次,这么抱着二狗同床共枕,一人一狗,倒是也颇为融洽。

李二狗冒着热气的粉色的小舌头,小心地舔着叶英俊美的脸颊。叶英睡得很安静,睫毛轻轻颤动着。其实二狗也不知道,叶英睡了没有。他这时候甚至想着,就算这辈子都当一只狗,就这么陪在叶英身边,也挺好的。

他自知自己的人设从来不是什么忠犬 ,甚至渣到不行。但是这一次,从十七岁那年后,再也没有如此想守护一个人。

是的,守护。不说出口的守护。

李二狗仍旧不知道叶英是睡着是醒着,毛茸茸的小爪子在叶英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梦中的叶英似乎感觉到有些痒,翻了个身。

李二狗...

2017-05-19

【李叶】驯兽(15)

最近忙着接截图单已经累成一只废叽的叶临君QYQ

那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去哪了?叶英心下近乎惊慌。是它,拼死把他救回来的。如果是李承恩,为了他的家国天下,也许不会去救他吧……叶英想到这里,不自觉地微笑了起来。那个,小家伙。
原来早就不知不觉地喜欢它了。可是,这天下这么大。
是啊,可是这天下这么大。
天下这么大,又怎么样呢?
李承恩并未跑远,他蜷在营地边,第一次发出了“呜呜”的抽泣声。他是李二狗,不是李承恩。李承恩是大唐天策府统领,是不允许有眼泪的。从他十七岁那年开始,就再也没有流过一滴泪。天策府的人可以流血,但是不能有流泪的任何弱点。
李承恩蜷在草丛里,哭得近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也许他要死了吧,以一只狗的样...

2017-05-17

【楚路】春祭

楚子航站在春日里,听着周围的祝颂,等待着祭奠完毕。这一切,来得太快,也来得太迟,至少他从来没有预估过。

                                          ...

2017-05-15

大唐博物志

暴食、   少林,丐帮
色欲、   佛秀,剑道,唐毒,花毒,明毒
贪婪、   苍歌,剑道,佛道,唐毒
暴怒、   策藏,苍歌,策喵
怠惰、    花羊,苍策
伤悲、    大概都会涉及
自负。    策藏

一宗罪对应七个CP 。

2017-05-15

【李叶】驯兽(14)

第四天,李二狗仍然无精打采地趴在叶英身旁。饥肠辘辘,然而,叶英不醒来。

阿英,我还记得你喂给我的石榴。

阿英,我还记得你喂给我的肉汤。

阿英,我还记得你喂给我的鱼。可是只有猫吃鱼,狗是不吃鱼的,阿英,你发傻的样子真可爱。

阿英,我还记得……

李承恩有太多话想和叶英说,可是当他开口的时候,只有“汪汪汪汪汪。”它用爪子狠狠拍了自己一下,爪子太锋利,有一点点血渗了出来。毕竟是一条狗抵不过天性,那血恰巧渗到叶英的脖子上,他的爪子,还有一寸,就要划开叶英颀长的脖颈。

叶英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忽然醒了过来,他仿佛觉得李承恩守在自己身旁,声音很低,意识却似乎还有一些模糊:“承恩,是你么?承恩……”...

2017-05-09

【李叶 策藏】驯兽(13)

天策府的人都想把它从叶英身边带走,可是每当这时候,他就会发了疯的一般咬那些想带走他的人。最后还是冯末说:“这狗忠心护主,是他将叶庄主救回来的,就留下他吧。”

叶英昏睡了三天,李承恩就守了他三天。这三天中他无数次想离他而去,看到昏睡的叶英,李承恩忽然明白了很多东西——譬如他是多么在乎他。那个诅咒中的话还清晰地响在耳畔。作为天策府大统领,他比任何人都想活下去,可是现在好像有了更重要的人、更重要的事——他想让他活下去。

他最终没有走,就那样安静地守在叶英身侧。这时候他是多么想抱起他,可是他做不到了。只有趁无人的时候,偷偷扑到他身上,偷偷舔舔他苍白的唇。叶英就那样闭着眼,安静而美好。

如果不是他...

2017-05-08

无关脑洞

无关所有文,最近脑洞爆炸,大概每天都会发粮,可以不用等养肥hhh

2017-05-08
1 / 18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