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策藏 李叶】无字书(高考作文题系列)

无字书——天策纪年

 满口齿落独与血并吞命终。

                           ——题记

天策府战乱,天策军在人数上无绝对优势,节节败退。李承恩疼在心里,这样一个为将者,第一次在战场上低下了从来高悬的头颅,对着昔日的战友,对着他视如己出的士兵。

 

读懂了有字书,他成了天策府大统领。

李承恩从来是个不爱读书的人,在他十七岁那年,离开家的时候,他只带走了一本书,是太公徐茂公在开国之时写下,留给后人的书,也是爹娘留给他唯一的遗物,那一年他还叫徐承恩。

徐承恩时常觉得太公是个睿智的人,在辅佐李家称帝后,便功成身退,也算庇护徐家后人。听闻武后称周时,开展的政治上的大清洗,徐家幸免于难。所有该写的、不该写的,阴谋、阳谋都在书里面。十七岁的徐承恩是个聪明人,只用几个月就吃了个透彻,成了明皇座下新宠,赐姓为“李”,当他改名换姓的时候,没有分毫不舍。他和徐家,终究是恩怨难分。

 

读懂了无字书,他成了他的承恩。

李承恩是个不爱读书的人,在他去名剑大会的时候,他遇到了今生对他无比重要的那个人——藏剑山庄大庄主叶英。当他第一次看到那个少年在擂台上立敌明教法王的时候,他就想和他一决高下。那个少年清秀的像个姑娘,但是清澈的眼睛里写着一丝他都畏惧的坚定——宛若他手中的寒铁。

“藏剑,叶英。”

他记下这个名字以后,一生都没有忘记过。一生的时间有多长,李承恩已经不想再去想了,就像他不想去想一生的时间有多短一样。

“承恩,保重。”

这是叶英第一次没有叫他李统领,这句话之后,便是生死两端。

他临走的前一天,叶英似乎第一次有很多要说的话想说,可是终究没有开口,他接过他手中的书,一直到出征之前,才翻开,无字天书。叶英到底要和他说什么?他不明白。

叶英从来不曾和他说的,就是“留下”,他有他的山庄,他守他的大唐,他们大抵是一样的人。如果人生能从头来过,他不要当什么天策府大统领,哪怕敲晕了把叶英拖走,他只想和叶英解甲归田,过那种最简单的时日。

叶英送给他的书,一直到临死的时候,他才读懂。

我不想成为你的负累,你有你的大唐,我有我的山庄。黄泉路上,等一等我。

李承恩昂起了高悬的头颅,长安的后方,还有一个在江南的人,他一定不能让战火烧到江南去,他要他活下去。

 

读懂了心之书,他成了天策府最后的大统领。

这是天策府大统领李承恩在演武台上的最后一课,他没有练枪,只是静静地站在台上,眼神肃穆,望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今天,吾来给你们上天策的最后一课——”他站在那里,任凭烈风刮起发上的红茸:“生为天策,生死无悔。我这一生,只读过《徐氏家训》、《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但是我读懂了三本书,这三本书,也是你们需要读懂的,我读的第一本,是有字之书,是先祖传下的家书,这本书我从十七十岁,一直读了半年,读懂之后成为了天策府大统领;第二本书,是藏剑大庄主叶英赠给我的,上面一个字都没有,我花了半生才读懂;最后一本书,是战死的天策将士们教会我的——尽诛宵小天策义。”

下面的天策将士肃穆,一言不发。他们似乎都清楚的明白,这是首领给他们讲的最后一课。天策军中有些大字不识的士兵,到死之时只认识天策军旗上大大的字。

 战火生处,舍尽流年,无处逢生,无人生还。

李承恩读了一生,才读懂了这三本书,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忽然对着夕阳微笑了起来,对着血一般的残阳。

“长枪独守大唐魂!”

哪怕只剩了一人一枪,天策府的将士也会一直战斗下去……

这是天策府的宿命,也是所有天策的宿命。

 

公元2017年,离天策府战乱过去千年。叶英坐在考场上,在试卷上写下最后一行字——“长枪独守大唐魂!”

注:

题记引自不才《我死我生》。

评论 ( 12 )
热度 ( 33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