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李叶 策藏】绿蚁醅新酒(下)

(两世成灰)
如果你不往前走,就只能被沙子淹没。所以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却只能往前走。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李承恩在纸上写下了这句在这个世界没人能看懂的话,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会凫水的人,被这个世界淹没。淹没的时候,连一点痕迹或许都不会留下。
——他太想回去了。
李承恩不知道自己对这个叫叶英的人有没有暗生情愫——他是叶英,他不是叶英。
叶英心中的事情和李承恩的想法不谋而合。他们在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后开始惺惺相惜,然而仅限于惺惺相惜——以至于矛盾。

他们坐在天泽楼外的花树下喝茶,时而有落英飞落。
“你想回家吗?”
李承恩顿了顿,点了点头,又笑了笑:“想或不想,又有多重要呢?”
“我只要你告诉我,想,还是不想。”
李承恩顿了顿,点了点头。
到底这个时代,有太多他不习惯的东西。他不是那个叱咤千军的将领,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飞行员。

这才刚刚入秋,第二天的藏剑山庄忽然下了很大一场雪,雪后李承恩再也没见过叶英。
“浮仙姐姐,你看见大庄主了吗?”
罗浮仙摇了摇头:“大庄主什么都没说。”她忽然想起什么似得:“李公子,只有你能找到他了。”
李承恩怔了怔,叶英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不可能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他去哪里了——
雪山!
那一天他们喝的尽兴的时候,叶英和他说过:“来雪山后吧,我送你回家。”
他只觉得那是一句玩笑话——怎么可能会回家呢?

李承恩进了雪山,漫天风雪将李承恩埋了起来。他忽然又想到那一天叶英的话,那个在大雪中救下他的李承恩。漫天风雪,花自成灰。他像疯了一样在大雪里找着那个黄衣白发的人。
一直到最后他才找到——
那个男人对他缓缓伸出手:“承恩,我送你回家。”
一直到最后他都不曾想起他是谁——
你若去流浪,我愿随你去远方。
叶英从来都是那个叶英。

“李承恩,你总是不懂,那一天你在雪山里救下的是谁。”
一直看到李承恩慢慢消失在漫天风雪里,那个发如白雪的男人终于笑了起来。那个开着黄黑相间的布加迪威龙接他去宴会的那个是他,那个在山庄外救下他的也是他。他从千年之后通过轮回之境回到千年之前,和那个平淡洒脱与世无争的叶公子置换了身份,从今往后的另一种人生。
他永远忘不掉那个在雪山里救下他的男人,他也始终忘不掉那个在百慕大消失的男人。
——李承恩。
他是那个从来习不懂四季剑法的叶英,却在雪山中忽然开悟。
他是那个以为不会再被丢下的叶英,却再一次被最重要的人留在所谓最安全的地方。他不想一个人再留下了,可是回家的只能有一个人。
回家了,承恩。
彼时叶英在风雪中泪流满面。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到底最后又剩了他一个人喝酒了,这漫天风雪里,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将他从雪山中带出去了。

李承恩睁开眼的时候,仍旧是百慕大的迷雾。一个穿的极为陌生,相貌却太过熟悉的人站在他面前。
“你,你居然穿越了百慕大!”那个青年一脸见了鬼的神情:“你怎么穿的这么古老的飞行服?”
李承恩身上是那件刚到叶英所在的藏剑山庄的时候穿的那套飞行服,他此时一下又懵了。
这个百慕大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显然李承恩是吃了没什么文化的亏。
“我叫叶英。落叶的叶,落英的英。”青年忽然对他伸出手去,笑如暖风。
                                     【完】

评论 ( 5 )
热度 ( 21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