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策藏】同心结比翼,久梦温虎酒(下)

交易行买不到狗崽子,可是可以去天策府直接找狗崽子下聘。足够的马草,拐成男成女都足够了,就不信拐不到一只狗崽子。

“我给你多少金砖,你和我回藏剑?”叶同久看起来有些嚣张的过分,不都说天策是出了名的穷,除了买得起马,连马草都买不起:“以后你的马和马草,我都包了。”

李温流眨巴着眼睛瞧瞧他,别看这只叽穿的破破烂烂,倒是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我什么都不要。”李温流翻身下了马,摸了摸自己的小马驹,试图让小马驹安静下来,让小马驹不要用大鼻孔对着叶同久疯狂出气,李温流笑着抬眼看着他:“你带我去看风景,我就和你走。”

“只是看风景而已嘛?”叶同久叹了一口气:“你们狗生就这么没有追求吗?”

小马驹忽然站起来嘶鸣一声,尥蹶子狠狠踢了一脚叶同久。

叶同久吃痛,好看的脸顿时变得有些发红发绿,可是并不敢多说什么。

李温流并没有管自己的小马驹,他打不过这个家伙,总有东西能好好教训他。

“去持国天王殿吧,我想去那里。”李温流拽了拽叶同久:“这大唐河山有这么多风景,我叫你陪我看风景……”

李温流没有把话说完,咬了咬下唇。

“那走吧。”

故事的教训,告诉我们不要在没有带奶妈的时候下本看风景。最后持国天王殿内,并排死了一只叽和一只汪。他们就在躺在那里并排看着风景,尸体上不时还有一行一行白字跳过。

李温流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带回了藏剑山庄?当然不。

他们展开了第一次关于称呼的插旗。

小小的李温流握着长枪,站在叶同久面前:“老婆山庄,叫老公府。”

话还没说完,叶同久一个轻剑就糊了过来,一套技能招呼到李温流脸上,李温流甚至还来不及上马。

李温流,卒。

小小的李温流握着长枪,跨着战马,这次他离叶同久站得远了些:“老婆山庄,叫老公府。”

话还没说完,叶同久一个玉泉奔了过来,一套技能招呼到李温流脸上,李温流甚至还来不及用一个断魂刺把这家伙踩晕。

李温流,卒。

小小的李温流握着长枪,跨着绿吃货,用同样的方式站在叶同久面前:“老婆山庄,叫老公府。”

一个断魂刺踩泉凝月踩了个正着,接着被一个醉月晕住,又是一套技能招呼到李温流脸上。

李温流,卒。

叶同久带着他的聘礼,把重剑扛在背上,有些嘚瑟地看着李温流:“狗崽子,打你,我都不用抽重剑,来吧,叫老公府。”

李温流吹了口哨,一匹绿吃货跑了过来。

李温流,卒。

李温流,卒。

李温流,卒卒卒卒卒卒卒。

被打得摁在地上的李温流抬起头,看着那只提着轻剑的疯叽:“行行行,老公山庄,老公山庄总行了吧。”

叶同久跪下来,紧紧抱住了那只狗崽子,轻轻摸了摸他插旗的时候被弄乱的头发:“小狼崽,和我回家。”


李温流跟着叶同久坐在西湖边,拜了天地,绑了情缘。

“从此,你,叶同久,就是我们老公府的人了。”

“老婆府。”叶同久抬了抬眼,低头瞪了一眼这个不听话的小家伙:“老公山庄。”

“老公府,老婆山庄。”

“这么跳,是不是还想插旗?”叶同久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轻剑:“还皮吗?”

“老公山庄。”

叶同久故意皱了皱眉,蹲下身子:“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老公山庄,老公山庄,老公山庄……”

说罢,李温流忽然觉得一股暖意拥住了全身。叶同久将他抱在怀里,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我从前以为,我喜欢的人要在画楼西畔,在月色下面慢慢走过来。”

“然后呢?”李温流抬起小脸,有些不满地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

“现在啊,我只想等你长大。”叶同久捏了捏李温流的小脸:“你看看你这个小狼崽子,这么多肉都是白吃了吗,怎么只长肉,不长个……”

“叶同久,总有一天,我要打败你的,就在持国天王殿的天王面前。”

李温流似乎是有意要提这段耻辱。

“好啊,我等那天……”

西湖里的青鱼浮上水面吐了个泡泡,偷偷潜到水里面,只留下在水面上一圈又一圈绽开的波纹。

说好了这是一场风花雪月,可别两个人一言不合就插旗,殃及池鱼。

                             【完】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