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李叶 苍歌】归途(2)

(2)

入夜,李承恩和身旁几个将领坐在燃烧的篝火边吃着古董锅。

古董锅里炖着刚宰的肥羊,锅里“咕咚咚”冒着气泡和一股浓郁的香。

篝火烧得很旺,不时还有“噼里啪啦”的火星冒出来哔啵作响。迎着光看到男人的侧脸上,有一道已经结了痂的长疤。

李承恩从锅里捞起一片羊肉,蘸了蘸调料,张口便吃了下去。他这个吃相和周围衣着破烂的狼牙大将和神策将领比起来颇具风度。

如果说有一种东西是与生俱来的,是再多的烈火都烧不去、再多的刀斧都砍不掉的——

那么一定是风度。

李承恩,是一个很有风度的男人,至少在这里是这样。

他吃了一口酒,酒很烈。隐约觉得记忆中有什么东西苏醒了——

就像燃烧着的火焰、就像火焰中苏醒的雀。

这只雀从火焰中升起,然后一直张开翅膀向上飞,化成火星消散在空气中。

这种酒他似乎答应了一个人要一起喝,可是那个人是谁呢?

他,又是谁呢?

李承恩似乎很不愿意想这些事,这些让他痛苦的事。

吃过饭,他将放在地上面具拾起来,拍了拍粘上的灰尘后,扣在脸上。这个面具看起来有些凶,没有人知道面具下是曾经的大唐天策府大统领,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夜里,静悄悄的,有个胖子走了过来。

胖子分为两种,一种看起来憨态可掬,平日里吃吃睡睡、无忧无虑地过着猪一样的生活;另一种看起来则很精明,分家的时候一块腊肉也生怕被别人拿去,还得藏起来,满肚子都是些小算盘,总要比别人多吃多占些。

安禄山看起来明显属于前者了,如果这样一个胖子也能造反,说明这个胖子除了满肚子的肥油之外还有满肚子的诡计。

李承恩忽然站了起来, 恭敬地看着那个胖子——造反的胖子,安禄山。

“不必,请坐。”那个胖子卷着腿盘膝坐在火堆边。

 李承恩听后坐了下来,周围的将领们叽叽喳喳也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听说玄甲军也要参战了。”

“我可听说这次领头的不是长孙忘情,是个毛头小子,叫李无衣。”

他说出这个名字后,一阵“嘘”声,安禄山用宝蓝色的胡人的眼睛使劲瞪着他。这个将领似乎意识到自己不该提起这个名字,慌忙闭口不谈。

安禄山的脾气,他们一直是知道的。

上次一个将领只不过夸奖安禄山的肚子有度量,本是一句玩笑话,安禄山自己都笑了。第二天这个将领就被发现惨死在营帐中,死状很惨,肚子被撑得大大的,眼睛也瞪得很大,不知道在看什么。

“可惜了不是长孙忘情那个娘们儿,不然弟兄们可就有福了。”另一个将领似乎为了缓和气氛,转了话题。

这些人又是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在他们之中,李承恩显得安静如鸡。

他不发一言,坐下后就一直盯着火堆,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将军今日怎么了?”安禄山似乎首先发现了李承恩的异样:“别太在意输赢了,这模样倒像是被人打傻了。”

当然他是见不到李承恩的傻模样,只有一张阴恻的面具,闪着金属的光泽。
安禄山喜欢笑,就是因为喜欢笑才奉承的杨贵妃做了他的干娘。此刻他更是要奉承着李承恩,即使这个家伙背叛了李唐皇室,但是能为自己所用也是很好——他要留下他 。
一个胖子笑得花枝乱颤,这个情景本来就很好笑。然而只有他一个人笑,其他人都没用笑,或许说,是不敢笑。

然而李承恩没有笑,只是直勾勾地盯着那火焰,燃烧、沸腾、升腾,然后在空中炸裂,从火球中炸开的火星四处逃逸。

“不对。”神策将领瞪着那个戴面具的男人,小声在胖子耳畔说道。

李承恩,这样看起来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天策府的那些人,他还是记得的。拼死而战的将领就这么轻易地忘记了、抛弃了他的士兵吗?
 安禄山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阴测测地看着这些将领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如果说李承恩的面具是戴在脸上,那么他的面具一定是戴在心里了。
“我忽然很紧张。”

“紧张什么?”
“不知道,只是不知为何突然觉得紧张。”说话的那个将领见识过玄甲军,可是他知道不能在此时此刻说出来,只能表现出自己的紧张:“大概是,我想上厕所了。”

众人听到这话嘘声一片,随他去了。

“来的会是什么?”一直看着火焰的李承恩终于开了口:“是生存,还是毁灭?”
“该来的,他自然会来。”安禄山没有再笑,他死死地盯住李承恩的眼睛:“李将军久经沙场,自然比我们明白这个道理。你说是不是?”

“夜深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面具下没有再发出声音。

评论 ( 10 )
热度 ( 10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