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李叶 苍歌】归途(3)

归途到后期主要涉及三对CP,李叶、李无衣杨逸飞、长孙忘情曹雪阳,其他待补充。

(3)

李承恩盘腿坐在塌上,窗外下起了好大一场雨。塞外,本不该有如此大雨的。他没有出门,没有用那雨声叫醒自己,只是静默地看着那雨慢慢的坠下来。

窗外的人仍然在狂欢,燃烧的篝火已经被大雨浇灭了。

看到那群在夜色中跳舞的人,李承恩忽然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他慢慢摘下了面具,缓缓摸着脸上那一道长长的疤。

李承恩忽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终于泪流满面。

——你有没有见过他?

天策府大统领看了那个人很多很多年,名剑大会上的那个少年太过于夺目了,就像银河中的星屑一样,他不像月轮,高挂天空,而是像星屑那般,他在,他不在。像最微小的粒子和粉尘那般入侵他、入侵他的一切——他的眼、他的心。

大统领站在擂台下面,不敢说话,仿佛多说一个字都说对他的亵渎。即使他不曾和他说过话,只是这样静默地看着他,仍旧是很幸福。李承恩,已经多久不曾体会过幸福了,似乎连他自己都忘记了。

这一瞬间,李将军是很嫉妒李大统领的。

——为什么他能够拥有一切,而他却什么都没有。

剑,好快的剑,破空而入。

他一个人站在藏剑山庄门口,脚步踉跄。

 

那个男人收剑收的很快,剑华仿佛带着满天的星屑一般流转。这似乎是一个如冰玉一般寒冷的人口中说出来的最温暖的话了。

可惜那男人说什么了,他也不记得了。

——是小心,还是抱歉,还是别的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人说的话,他全都想不起来了——付出任何代价,他也要得到他。

可是——他是谁?

窗外的雨下得越发大了起来,窗外的歌舞慢慢散了。

李承恩慢慢摸过打磨精美的面具,重新戴在脸上,和衣而睡。

有冰凉的东西,从他的眼角滑下来。

评论 ( 22 )
热度 ( 12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