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策藏 李叶】归途(4)

离开了关外,无论是哪里对李无衣来说都显得有些炎热。李无衣终于卸了甲,躺在地上,叼着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一根马尾巴草。

“李公子。”杨逸飞拍了拍衣服,坐了下来:“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老爹。”李无衣把口中的马尾巴草一下子吐了出来:“我老爹说,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鬼。”

“那这世上有神佛吗?”

李无衣忽然坐了起来,很严肃地看着杨逸飞,食指放在嘴前,做了个“嘘”的手势:“当然有。”

“那这世上有神佛,为何不能有鬼?”杨逸飞笑了笑:“神佛是众生,鬼也是众生……”

“杨逸飞你不是读书人吗?连我都知道,子不语怪力乱神。”礼物衣忽然打断他:“我老爹说的,都是对的。”

有时候连李无衣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分明那么讨厌老爹,讨厌那个生下他以后就把他扔着不管的老家伙。可是老爹说得每一句话,就像烙铁似得烙在心上,就像一个巨大的疤,不允许任何人撕开,除了他。

“神佛是众生,鬼也是众生,人也是众生。”杨逸飞忽然站起来,拍了拍衣服后面的灰:“不信,今晚就看看。”

“我倒是好奇,会是何方神圣。”李无衣的嘴角挑起戏谑的笑:“我们打个赌?”

“什么赌?”

“若是鬼的话,就是我赢了,你就得亲我一口。”

杨逸飞笑了笑,在他看来,李无衣这么说,却是必输无疑了:“若是你输了呢?”

李无衣脸上漏出很无赖的笑,看着面前的白面书生:“倘若不是鬼,就是我输了,那你就得让我亲一口。”

“李无衣,你耍赖。”堂堂长歌门主,此刻脸上却漏出不真切的羞红:“怎么听都是我吃亏。”

“我说是啥就是啥。”李无衣像个痞子似得架起了脚,抖得吊儿郎当的,这让长孙忘情或者他父亲抓包了,可是都会被骂一顿,然而李无衣才不在乎,现在这两个人没有一个在这里的:“好了,赌约开始。”

“李无衣,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我李无衣什么都要。”李无衣忽然“蹭”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离杨逸飞极近:“可就是不要脸。”他忽然笑了起来:“我就是要丢光我老爹的脸,这样,他就会出来了,就会老老实实地和我回家。”

家,什么是家?

李无衣很早就对这个地方失望了,然而心中却是一直念念不忘地念着。他从小,就没有家了。像杨逸飞这种世家公子,大抵是不会懂的。杨逸飞只说他是世家公子,自小就不像平民百姓家中的孩子一般受得父母宠爱、还要时常提防着有人加害。然而即使是这样,他仍是对“家”这个地方充满了向往。

大抵对李无衣来说,在杨逸飞出现在他的生命之前,家,就是他的那一切吧。

如果他父亲在的话,也一定会为他从关外回来勤王而骄傲吧。

李无衣是这么想的。

杨逸飞看着那个李无衣,熟悉、却又陌生。他大概是第一次,无法看出这个少年人眼睛里的东西——浅的映出蓝的天和白的云,可是却看不到那云的归途。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