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李叶 策藏】庄花饲养指南(34)

(34)豆沙春卷

春卷是咸的还是甜的?当然是甜的啊。

至少李承恩是这么觉得的。

“承恩,我想问你个问题。”

“说。”

“今天我打JJC的时候,我的JJC队友和我说,北方的豆腐脑是咸的,这是真的吗?”

李承恩看着叶英亮亮的黑眼睛,既不想怀了他的性质,也不想说假话,只好点了点头。

“什么?你居然是个咸党?”叶英像看奇葩一样看着李承恩:“饺子还是汤圆?”

“饺子。”

“粽子是甜的还是咸的?”

“甜的啊。”

问完了如下几个问题之后,叶英没有再和李承恩说话,好奇心也已经被满足了。李承恩当然不知道叶英在想什么,叶英在想啊,和一个口味和自己这么不相近的人在一起,以后在饭桌上还不得打个你死我活?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李承恩地口味让叶英有些接受不了,但是叶英并不知道,李承恩从来都是迁就他的。比如这会儿l李承恩出门不是为了买菜,而是为了尝尝他说的甜豆花。

“老板,来碗豆花。”

老板没有问他要甜的还是咸的,直接往白嫩嫩的豆花里加了一大勺的白糖,整碗豆花看起来也是白白的。

李承恩坐在外面吃着豆花,心里有些闷闷不乐。这种甜甜软软的触感,好像还不错,不知道叶英吃起来是不是也是这种味道。但是这种甜豆花,他还是有些接受无能。也许吃多了,就习惯了。

他从来都是这样一个适应性极强的人,或许这是他能迅速在一堆学员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吧。

李承恩并没有看到,同样是卖着豆花的店,隔壁那桌吃的春卷是韭菜馅的。

“阿英,应该是爱吃春卷的吧。”李承恩喃喃自语了一句,又来了一口甜豆花:“他那么爱吃甜食。”

采购完成后,李承恩回到家中,愉快地开始做春卷。春卷可以多炸一些,一个是省油,另一个是可以当好几天的早饭,但是李承恩显然没有这么做,第一个他现在工作了,也不在乎那几个油钱,就算没工作叶英也不会在乎那几个油钱;其次就是,李承恩总觉得叶英是个讲究人,隔夜的食物还是不要吃比较好。

豆沙春卷的做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把买好的豆沙包进春卷皮里面,然后包成一个春卷的形状,这个对李大厨来说并没有多少技术上的难题,他还在警校的时候叠被子也是叠的整整齐齐,这不过就是个春卷而已,李承恩叠的春卷自然也是整整齐齐。

随后就是下锅油炸了,春卷皮炸的金金黄黄,乍一眼看上去倒是像极了一个个脆皮的小黄鸡。脆皮的小黄鸡在锅里面蹦跶着,和油星一起玩耍,耍的正愉快的时候被李承恩一下子捞了起来,放在了盘子里码好。

“叶英,别打JJC了,出来吃春卷了。”

叶英磨蹭了一会儿才出来,看起来脸有点绿的不行。

“怎么了,输了?”

叶英点点头:“真不争气,我队伍里另一个黄鸡,只会无限九溪弥烟,还是我正阳门下,我要把他开除。”随后他看到了桌上的春卷,开心地坐了下来,叶英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春卷是豆沙馅的。

“怎么没有韭菜味?”叶英拿了一个春卷,还没有咬下去,闻了闻。

李承恩忽然不敢说话,什么?韭菜味?春卷难道不是豆沙的吗?韭菜馅的不是应该叫韭菜盒子吗?

“豆沙的。”叶英吃了一口,皱起了眉头:“春卷还有豆沙的?”

李承恩不敢说话,只敢尬笑。或许只有在叶英面前他才是如此模样,对外,他可算是警校这一届最凶的一个学员。

“李承恩,你是不是故意的?”

“不是。”李承恩拿着一个春卷开始啃:“韭菜馅的不是韭菜盒子吗?”

“我还是去打JJC吧。”

叶英丢下了吃了一口的豆沙春卷。

“别啊。”李承恩按住了叶英的手,硬生生将叶英按回了椅子上:“别走。”

叶英忽然一下子把脸凑得很近,瞪着李承恩的眼睛:“你就说,甜还是咸?”

一向温文尔雅的叶英,忽然一下子凶起来。天,这么凶的吗?

“咸,咸,咸。”李承恩看着比自己还凶的叶英,觉得有些好笑,为什么会这么宠着他,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好了,我记住了,春卷得是韭菜馅的。”

气氛在这个时候显得有些微妙了起来,半晌,李承恩撤回了手,叶英的脸上一片羞红。

“对了,今天晚上不用做饭给我吃了。”叶英没有站起来,抬头看着李承恩:“我老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有重要的事情找我,要我和他一起吃个饭。”

“好。”李承恩忽然松了一口气,避免了一场南北大战:“要给你做点什么夜宵吃吗?”

“不用了。”叶英站起来,忽然回过头对李承恩笑了一下:“当然,如果你愿意准备的话,我也不介意。”

评论 ( 12 )
热度 ( 27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