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李叶 策藏】歃血之盟(1)

他在这里已经等了很久了,撑着一把竹骨的纸伞。


秋色正浓,弄得像夜幕间教人织开的雾。  

天策府的外面一直下着血雨。

有一行人,红袍银甲,他们在门外已经跪了许久了。谁也没有等,谁也没有来,天策府上将——李承恩。

每次他都要问问自己,他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有人说,生是为了生;也有人说,生是为了死,只有他知道,二者,都不是。

跪在地上的将士们很恭敬,眼神里甚至有些卑微——进入那扇门的人,再也没有出来。一炷香的功夫,已经有十余人进去了,只是朱剑秋什么都不曾告诉过他们。

天策府大统领,李承恩。

门里面只有三个人,朱剑秋,李承恩,还有一个人。朱剑秋很久不曾见自家大统领对一个人如此上心了。 

李承恩将一碗一碗热热的血放到那个脸色苍白的人的嘴边,那个人就像个孩子一样将一切喝了个干净。那人长发如雪,闭着眼,还有些苍白的嘴角残留着一些血迹,看上去倒是和妖魔一样。可是朱剑秋知道——他不是妖魔,不是神祇,只是藏剑山庄的大庄主,叶英。

藏剑山庄的大庄主,从来不应该,会是这样一个人,可是如今是了。朱剑秋从来不会问李承恩的过去,当然也不会问未来,大统领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李承恩看着叶英,叹了一口气,转脸看向了朱剑秋:“军师,没想到我天策府大统领,有一天也会为了私心。”

“大统领,这大庄主……”朱剑秋看着在床上睡去的人:“不如交给藏剑山庄,我们天策府又何必趟这趟浑水。”

“军师的意思。”李承恩顿了顿,在叶英的身旁坐下,看着他安静的眉眼:“我都明白。只是军师,藏剑山庄的老庄主,一向刚正不阿,如果将叶庄主送回去,他断然没了活路。”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朱剑秋叹了口气:“到底是老庄主的亲儿子,老庄主不会……”

李承恩的眼睛一下子暗了下来:“不,你不懂叶孟秋。我意已决,我李承恩活一天,就定然回护叶英一日。”

“统领……”

“军师,你的意思我都清楚,对承恩来说,天策府比什么都重要,我今日,便送他离开。”

他当然不可能给朱剑秋看胳膊上的伤口,那个一向如神祇一般的人为何沦落成妖魔,他都知道,为了他。叶英那一句“心剑相随”,倒是记了许久。

“军师,我有些乏了,你先出去吧。”

李承恩坐在床前,看了叶英良久。这个人,到底为什么吸引他,他不知道,他撸起袖子,上面全部是一块一块的牙印,和已经结了痂的疤。李承恩从来不曾在战场上受伤,他所有的疤,都是他给的。这个秘密,永远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良久,他抱起了他,离开在苍茫夜色中……

他守他的大唐,他守他的山庄。可是李承恩知道,他什么也守不了,除了他,他什么也守不了了,到底都是他亏欠他的,他亏欠他的永远也还不清。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