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李叶】你的蛹(5)

食用预警X。

梗自tag中的五花肉太太。
食用预警:
1.李无衣是叶英附到阿英身上和李承恩的孩子,不接受不宜食用。
2.轻微蝴蝶效应导致晕眩。
3.不确定最后会不会是开放式结局。
4.非线性叙事。

(5)养父

阿英仍旧是那个富家小姐阿英,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叶英甚至觉得,从前更像是一种幻觉,她现在成日坐在闺中,绣花、观鱼,倒是过得颇为清闲,似乎那个刀头舔血的剑客生涯,只是她的一种幻想,甚至连叶英都是他臆想出来的。

他的养父变了,拼了命一般的挣钱,也不纳妾,为了塞住人的口舌,娶了个妻,但是并不生孩子,只是将所有的钱都用来给叶英提供最好的,什么都是最好的,住处是最好的、请的先生也是最好的、身上穿的绸缎也是最好的。

他似乎想用这种方式补偿,或者说,应该是报恩。叶英的养父从来不曾和他说过关于阿英的生世,叶英也不曾问过,这不是心照不宣的隐瞒,而是一厢情愿的欺骗。

养父对叶英很好,叶英知道,当日灭他满门的仇家也一直在追查当日那个逃脱的大小姐的下落,他不知道。

当日那个杀了阿英满门的人是谁?养父从来不曾告诉过叶英,那些血仇,本来就不是这个江南富家小姐应该背负的东西。 

她从前是富家大小姐,往后也是。养父报的恩,是阿英父亲对他的知遇之恩。

出于对危机的意识,他意识到已经快发生些什么了。那一日,他坐在房中,和阿英下棋。阿英不曾学过下棋,但是叶英学过,甚至棋艺比这位教他下棋的养父更胜一筹,可是叶英总是装成一个初学者的样子,即使是这样,每次输给养父几个子,也是他算好的。

“父亲,你今日有心事。”

可是今日的叶英,却让不下去了,今日养父似乎有什么心事,棋艺比往日里更加臭了,饶是他想让,也不知该如何让。

“阿英,明日和你母亲去长安吧。”养父似乎做出了某种人生中的重大决定,将一封信递给他:“你拿着这个,到了长安城,你找他就好,他会照管你和母亲的生活。”

“父亲,那你呢?”叶英看着桌上的黑白子,终究没有落下一子。

养父心中百感交集,这孩子是他看大的,从小时候开始就和寻常的孩子不一样,乖的要命,不哭也不闹,也安静得很,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继承主人的遗愿,为她在这江南寻个好人家、找个好夫婿,风风光光的出嫁。可是他清楚的知道,已经不可能了。

她能逃到哪里去?还能逃到哪里去?那就远走高飞吧,整个江南,都不曾有人认识她,她被他很好地保护起来,可是现在,他不能保护大小姐了。对他来说,这或许已经不是养女,而是亲女儿。他已经掉入一个四周都是豺狼虎豹环伺的陷阱了,他不能让大小姐跟着他这个奴才一起死。他的命贱,可是她不是。

或许那个时候就应该带着她在乡下安居下来,也许能躲过这些是非,还能过些寻常人的日子,可是她到底是小姐身份,怎么能让主人在天之灵不得安息?

“父亲……”

“阿英。”养父低哑着嗓子:“你今天晚上回去收拾收拾,去你母亲房间睡。”

“父亲,为什么这么急……”

“不必问了。”养父将子落了下来,走了一招必死的棋,全盘皆死:“这一局,我输了。”

“父亲……”

“不必问了,就是些生意上的事。”养父笑得很温柔,很让人放心:“你和你母亲先去,我过些日子就一起去长安。”

叶英自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他看着养父,心想也在江南呆了良久,自小便在藏剑山庄长大,跟着父亲也没少和这些生意人往来,可是他从未听过这两家人,若是大富商贾,怎么会不曾听过?

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吧。不过应该只是他在胡思乱想。

评论 ( 1 )
热度 ( 16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