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李叶 策藏】归途(6)

(六)

    “雪阳,杨宁,这次名剑大会,可要展一展我天策的威风。”

 

又是名剑大会么?七年了,真快呵……

离上一个七年,仿佛还在昨天。

李承恩将披风脱了下来,随手交到朱剑秋的手上,翻身跨上马。

七年前

“大统领,你去哪里?”

“藏剑山庄。”李承恩回答道:“我收到了名剑大会的帖子。”

“那这次,扬刀大会不去么?”

“去。”

“我们和霸刀山庄有了多年交情,据说……”

“去参加名剑大会不太好么?”李承恩接过朱剑秋手中的枪:“现在藏剑山庄,才是军火供应商。”

 

叶英坐在亭子边,擦着他细长的剑。他这样擦剑已经擦了很久,从幼年一直到青年。

“大哥,名剑大会快开始了,你去么?”

叶蒙拉了一下叶英:“是呀,大哥,一起去吧!”

叶英没有回答,低下头继续擦着他的剑,擦得很认真,

叶炜和叶蒙走远了。

“听说这次,连天策府的人都来了呢!”

“还是天策府的大统领呢!”

“现在天策府的大统领叫李承恩,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

“管他什么红人还是绿人,来了就行了。”

“柳家的大公子会不会不高兴?”

“管他做什么?”叶炜看起来十分兴奋:“我倒是很想他会过来,我们比一个胜负。”

“你们要是比胜负,三天三夜都不多。”

 

叶英依旧在山庄擦着他的剑,他的眉头皱得很紧,随着剑身照见他眼睛里的那道光,他忽然展开眉头。

“哈哈。”

叶英抬起头的时候,却看见了那个他一辈子都不会忘掉的人。这个人在此后的余生中,不知道应该说是他的福祉,还是他的噩梦。他从此再也不能够从凡世的旋涡中抽身出来,这个人注定了要和他的命运交割在一起了。命运这种东西,有时候说起来还真是可笑。

叶英从此再也不会忘记了——抬头的一瞬间,那个男人有着极长的凤眼,眼角泛着桃花,他看起来很凶,但是此刻却很像一只温顺的猞猁。

“小黄鸡,名剑大会据说快要开始了,你不去么?”

这是李承恩看到他以后说的第一句话。

他没有回答,是因为不想回答。

“你要是不敢去,我保护你。”

叶英觉得这话说的有些讽刺,堂堂藏剑山庄大公子,还需要这只猞猁保护吗?

不管是许多年前,还是许多年后;不管是盲眼前,还是盲眼后,叶英始终很清晰地记得,记得那个男人,记得那个男人痞痞的笑容,他当然不知道这个场景在李承恩的心里同样倒映了许多许多年。

这样的梦境一直纠缠李承恩很久了,他始终想不起来那个梦境中的人,只是睁开眼睛,就会更快的忘记,忘记那个人的眉、忘记那个人的眼、忘记自己的心。

他不知道,这是一场经年的噩梦,还是美梦,这个梦一直纠缠着他,李承恩现在依旧记得那个场景——

 一个隽秀的黄衣公子坐在亭子里,安静地擦着一把闪着寒光的细长的剑。

——“你要是不敢去,我保护你。”

他要去哪里?他要保护谁?

 


评论
热度 ( 18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