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双道/双咩】怜生

怜生/叶临君

(COS文案已授权)

我最后一次看到纯阳宫纷纷扬扬的雪落下,然而这半生无依无靠,天地成空。之前我所见所念的一切不过是我的错觉——包括那个跪在太极殿外的人_——我的徒弟。

                                                          ——题记

纯阳弟子李怜生于山巅踏风雪而至,身后跟着入门不久的弟子阿九。

阿九入门从来无心练剑,醉心拂花赏柳。 

李怜自幼生于纯阳,早已失了人间烟火气,全无办法,只能责怪弟子不上进。

李怜生越是不愿意理睬阿九,阿九就越发调皮。

 

这一年,安史之乱爆发,纯阳宫派弟子下山协助,阿九为年轻子弟,也在其列。

 太极殿外,李怜生第一次正视自己的弟子阿九:“这剑交付于你,为护苍生。”

 “师父,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对你刀剑相向的。”阿九看着师父,眼里写着莫名的情愫:“师父,你再陪我喝一杯茶吧。”

 阿九说这话的时候,李怜生笑了笑,当年去练了紫霞神功的师兄在掌门大会上不敌她后走火入魔,曾经的师兄也是如此对她说:“师妹,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对你刀剑相向的。”

李怜生早就不信诺言了,就像她不信情一般。

李怜生和阿九坐在太极殿内喝茶,阿九和往常一样,茶才刚刚入口就“呸呸呸”了起来。

“这茶,真苦。”

“茶不苦。”李怜生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子:“心不甜罢了。”

 “师父,那什么是甜呢?”

李怜生品了一口,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子:“苦尽甘来,便是甜。修道之人,是不需要甜的。”

阿九扬起头:“那师父,为什么要修道呢?”

李怜生叹了口气:“为护苍生,是为道。”

当夜,向来耿直活泼的阿九在饯别之时,给师父下了药。李怜生不是不知道,在她看到自己入室弟子的表情时便明了一切。

“师父,师父,我是真的想得到你,如果这一次我回不来了……”阿九轻轻挑开师父的衣襟,唇轻轻吻在师父的脖颈上,大肆挑弄着:“师父,你为什么要是我师父呢?”

正当她想再有些许动作的时候,却被师父狠狠压在身下。


李怜生仿佛做了一场很长的梦,梦中与弟子尽人世之欢。

阿九的眉目,阿九的手,阿九的身子,阿九的吟哦……

 她的唇轻轻挑开阿九的唇,虎口结着茧子的手揽住阿九纤细的腰……这么旖旎的场景怎能发生在纯阳终古不化的雪山上面?

修道之人从来无心无情,道可道,非常道。

她是师父呵,怎么能对自己的亲传徒儿下手。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

 

梦醒的时候,李怜生看到了缩在自己身旁的阿九,阿九熟睡的样子就像一只安静的羊。

原来从来不曾是梦。

 

“孽徒。”李怜生第一次动了怒:“你怎能……”

阿九没有说话,只是握住衣襟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师父。

 

阿九是被逐出纯阳宫的,将她逐出纯阳宫的人正是曾经最护她的师父。师父那一日眉目冷清如常,似乎那一夜的事情她全然不记得:“阿九,从今往后你再不是我纯阳弟子。紫霞神功也罢,太虚剑意也好,你练不成。”

“师父,你怜惜众生,为何唯独不能怜惜我?”

阿九说这话的时候,第一次流泪了。她向来是个纨绔弟子,不肯专心练剑,只爱和师兄下山偷鸡摸狗。她一直觉得,她是不配成为师父李怜生的弟子的。

李怜生再不肯多说分毫。

只是阿九不知道,她离开的时候,师父眼角落下的泪。

 

“听说那个小贱人,觊觎自己的师父,被赶出纯阳宫了。”

外面的流言有多难听,阿九就有多伤心,可是她始终恨不起自己的师父。

外面的世界不像纯阳宫的终年积雪,外面的人也不像师父那般超然。

阿九终于开始专心练剑,太虚剑意还是紫霞神功,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


“小姑娘,听说你喜欢你师父。”

“对。”

“那你一定很伤心咯。”

“对。”

“好巧,我妻子死了。”那个人看着她的眼睛:“和我一道去恶人谷吧。”

“凭什么?”

“因为全天下都不要你了。”

“我还有师父。”她几乎是固执地扬起了手中的玉清玄明:“这是我师父给我的。”

“那你师父呢?”

阿九没有说话。

阿九去了恶人,做尽坏事。师父和所有的师叔都是浩气,而唯独她阿九不配——她是个弃子。连师父,也不要她了呵。

 

“没想到你这个小贱人还活着。”

阿九的眼睛似乎都被复仇的怒火吞噬了:“是你们杀了我父亲,今天我便杀你们所有人。”

“妖女!”

她杀了村子里的最后一个村民,用手中的玉清玄明。

依旧在初识的地方,师父用剑指着她的下巴:“阿九,你既入恶人,你我师徒恩断义绝。”

阿九跪了下来,双手抱拳:“师父……”

李怜生叹了一口气:“从今往后,便不要叫我师父了。玉清玄明还我,从此你不再是我纯阳宫人。”

“师父早就将阿九逐出了纯阳宫。”阿九抬头,眼里似乎还带着固执的笑意:“唯独这剑阿九不可能还给师父,这剑是师父给我唯一的念想。”

这句话仿佛尽了李怜生平生的绝望:“孺子不可教也。” 

阿九就那样看到李怜生拂袖而去,没有丝毫牵连。

 

安禄山大军到处,民不聊生。

李怜生怜惜众生,下山接济流民,无奈被狼牙军围困,战至力竭。

阿九不知从何处而来,仗剑夺下狼牙人头。一个吞日月,一个镇山河。原来阿九早已无心无念,坐忘归一;而李怜生却是对阿九动了情,内力早已散去大半。

“那里还有百姓……”李怜生的呼吸已无比虚弱:“你莫要管我。”

阿九执剑护住李怜生:“师父,我从来不想护苍生,我只想护你。”

 李怜生的剑终究没入阿九的身体,恶人浩气从来势不两立。阿九拼死将李怜生送到太极殿外,唯独留下一柄玉清玄明,阿九从此不知所踪。

 

 我执着故人留下的剑,最后一次看到纯阳宫纷纷扬扬的雪落下,然而这半生无依无靠,天地成空。之前我所见所念的一切不过是我的错觉——包括那个跪在太极殿外的人_——我的徒弟。

 在这个下雪的晚上,我离开了纯阳宫。



                                                                                              【终】

评论
热度 ( 4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