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李叶 苍歌】玄冰(中)

“先帝的龙泉宝藏……”李承恩说得很慢:“是茂公留下的星盘,听闻将星盘拨至正确方位,则……”

“则什么?”李无衣问的迫切:“父亲大人?”

“则大唐可重回鼎盛。”李承恩说的很慢很慢,他狎了一口酒,缓缓吐出酒气:“如今的世道啊,哪里比得上十年前……”

“可是,父亲大人……听闻星盘为不祥之物,当年先帝埋下龙泉宝藏的时候,用亲兄弟的血去祭这星盘。”

李承恩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古董锅的火,渐渐熄了。

“我们爷俩好久不曾一道喝酒。”李承恩举起酒杯:“来,无衣,今日我们爷俩不醉不归。”

“父亲,这军中喝酒可是大忌,若是长孙将军知道了……”

“她知道又怎么样?”李承恩虎目圆瞪:“无衣,这酒……”

“是,父亲。”李无衣白了一大碗,许是被酒气冲了,开始咳嗽起来:“咳咳咳,儿好久不曾喝过如此好酒。”

“明日一早,一同去关外。”李承恩笑了笑:“这事别让叶庄主知道,龙泉宝藏的藏宝地,只有徐家人和先帝血脉能进。”

“是,父亲。”

李无衣一直觉得,父亲不像是自己的父亲,太像自己的统领。

昔日和杨逸飞是同窗之日,那小子也是书生气,因为别人骂他是没娘疼没爹养的孩子,杨逸飞就和那人争得面红耳赤,最后还是他一拳头打上去,打的那家伙跪地求饶。

那时候的杨逸飞还不像今日这般是位极人臣的长歌门主,那时候的杨逸飞看起来还有些木讷,呆头傻脑总是跟在他屁股后面,他李无衣说一杨逸飞绝对不说二。李无衣的私塾还没读完就被送到苍云了,虽然他极力反对还玩起了离家出走,最终还是被李承恩扭送到了长孙忘情面前。

他不喜欢长孙忘情,那个女人就像一块玄武石般安静。

他已然忘了喝了多少酒,连怎么入睡的都忘了。只是半夜在去茅房的时候路过叶庄主的营帐,才看到令人惊诧的一幕。

有男人低沉的喘声……

再近了一看,是两个交叠在一起的男人。昏黄的烛火映着男人的身躯,那身影太过于熟悉。

“李统领,你醉了。”

“我没有,阿英……阿英……我太想得到你。”

他听到叶庄主的叫声有些惨烈,似乎憋都憋不住。

真恶心。李无衣攥紧了拳头,所以他的母亲,他的母亲到底是什么?

李无衣第一次这么这么的恨自己的父亲,如果当年不是这个男人,他母亲就不会死了。

他带着陌刀冲进了叶英的营帐,果然——活色生香。这一刹那间他甚至有些恍惚——如果被压在身下的人,是杨逸飞呢?

评论 ( 24 )
热度 ( 24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