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苍歌 李无衣X杨逸飞】卸甲

雁门关外终年下雪,雪下藏着多少不归人。
这一些早已不重要了,至少对李无衣来说。天策军、苍云军在关内与狼牙死战,明皇带着爱妃逃出长安雪月风花,直到陈玄礼兵变,死的是真的贵妃还是假的贵妃,都已经不重要了。
李无衣脱下一身玄甲的那一天,是新上任的皇帝重回长安的那一天。
父亲为李唐河山付出过多少,他都知道;徐家对李唐天下付出过多少,他也知道。
长歌门的杨逸飞,终究还是变成了他认不出的样子。
他们相识的时候,还是少年。母亲去世后,父亲说秀坊到底不是男孩子待的地方,送他去了千岛湖读书。
“都说你们天策是狼狗崽子。”那年的杨逸飞还是个孩子,笨笨地看着他:“先生教过我们一个词,叫鸡飞狗跳。我看传闻中的叶家大小姐就不错。”
李无衣吐出了嘴里的草叶,翻身站了起来:“没兴趣。”
“那你认识孙飞亮吗?”杨逸飞说得有些小心:“莫非……”
“当然认识。”李无衣看着杨逸飞,狠狠地说:“那个娘炮被我揍过,你是不是也想被我揍?”
杨逸飞看着那头狗崽子:“那你来啊!”
李无衣一个拳头上去,没成想杨逸飞“吧唧”一口亲了上来。

这一下,杨逸飞哭得更凶了——李无衣的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他身上。


“李无衣!”他离开千岛湖的时候,杨逸飞站在青鱼港送行:“李无衣,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水上的风带着一丝丝腥味拂过杨逸飞的脸,日光下,有些模糊了。

“喜欢过吧。”李无衣叹气的声音轻的就像落在湖中央的花:“再见。”

孤帆远影碧空尽……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杨逸飞。


尔后的一切都是听闻。

听闻杨逸飞用左手学会了练剑。

“你们记住,我李无衣在一天,你们就休想欺负杨逸飞。”

听闻杨逸飞就下了秀姑娘高绛婷。

“杨逸飞,我永远不会喜欢上你的。”

听闻安史之乱后,长歌门门主杨逸飞顶戴官帽、位极人臣。

“杨逸飞,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么?是像我爹爹一样成为大将军……”


长歌门中,杨逸飞静静地坐在水阁中弹琴。

“门主,听闻李将军解甲归田,离开了苍云。”

“我知道了。”

放在琴上的手指苍白而纤弱:“你下去吧。”

他的叹息很轻,落在弦上:“我位极人臣,只愿常伴将军身后。”

一首《高山流水》,再无人听。

“杨逸飞,你弹琴难听死了。”

“你们谁敢再说杨逸飞弹琴难听,我揍死他。”

杨逸飞闭上眼,忽然微笑了起来——终已不顾少年时。

                                                                                              【完】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