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唐毒】瘾(1)

点梗  唐毒阵营相爱相杀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她只是一个已故的亡人。桑染出生的时候,全家便死于一场大火,只有她一人幸免于难。所有人都说,她是冲撞了火神。

“桑染,好梦容易醒。”
曲云和她说这话的时候,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桑染去恶人谷的那一天,她脱下了身上紫色的丝绸长裙。
恶人谷的桑姑娘,恶人谷最年轻的女指挥。
浩气盟的唐公子,浩气盟新一代的男指挥。
指挥若定,千军万马。浩气盟和恶人谷从一开始就是正邪不两立的,所有人的友情甚至爱情都可以因为一个所谓的阵营分崩离析。
这些江湖事,太像一个又一个的幻影,而他们也不过是幻影中沉浮的尘埃。

唐宁见到桑染的那一天,是在开满彼岸花的长安城外。红衣黑发的女子落在彼岸花从中,遍身银饰叮叮当当,乍一眼就像彼岸花化成的妖怪。
“姑娘。”
桑染忽然抬头,温婉明媚的笑容仿佛要落到唐宁心里去。
“姑娘。”唐宁一拱手:“在下,蜀中,唐宁。”
洛阳的风拂乱彼岸花的花蕊,有花无叶,永不相见。而她和唐宁最终还是相见了,唐宁。
有花无叶,有叶无花。
原来浩气盟那个神秘的新指挥,唐公子,就是唐宁。那一刹那桑染的心剧烈地抽搐了一下,然而她的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唐宁看着她的眼睛一如当年沉郁安静:“为什么五毒的人,不着紫衣?”
“因为……”桑染忽然低下了头,面上是不胜凉风的娇羞:“因为听你们中原人说,穿了红衣,就能找到良人。”
她在撒谎,唐宁一眼就看穿了。面前这个姑娘,他好像,是认识的。可是她是谁呢?他不知道。
“姑娘你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桑染忽然抬头看着他,就像一个天真的小姑娘:“我只是偷偷跑出来玩的。”
攻略唐宁也好,在恶人谷当卧底也好,这一次,融天岭一定不能丢。
听闻浩气盟的新指挥,不曾娶妻,脾性冷淡,难以接近。她跟了他多日,也只找到这一个机会。
唐宁皱了皱眉,一个姑娘就这么在荒野里,也不是一回事:“你家人呢?”
“我家人啊,我家人早就死了。”桑染忽然抬起头看着面前一袭藏蓝,体型修长的青年,勾起唇角笑了:“怎么,你是我的良人吗?”
“我不是。”唐宁摇了摇头:“姑娘一个人在荒野里。唐某多少不放心。”

好像很多年前桑染就认识唐宁了,彼时唐宁还不是浩气盟的指挥,还是唐家堡一个小弟子。
桑染跟在唐宁身后,没有说话。她知道,唐宁有嗅到她身上的香。五毒遍身是蛊,而他百毒不侵。
如果她不是恶人,或者他不是浩气,有多好。桑染是恨唐宁的,她等了他好多年,从少女时代一直到如今。
“姑娘。”唐宁的声音很轻很浅:“你不会对我下蛊吧?”
“不会。原来我们五毒,在你们中原人眼里就是这个样子。”红色的裙摆勾勒出纤细的长腿和丰腴的臀:“公子,我若是对你下蛊了,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迈出一步?”
“倒是我们中原误会你们了,该打该打。”
她若是对他下蛊,也只下情蛊。五毒女子会给喜欢的男子下一种情蛊,当男子变心后,便是一尸两命。可是多年前下的情蛊,却如何也催不动。
“唐宁,我凭什么信你会回来?”
“你可以给我下蛊。”

自此之后,桑染在唐宁府中住下。唐宁对她的态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炽热,只是不冷不淡,或许她对所有人都是这样。如果不这样呢?
桑染不给唐宁下蛊,但是她要慢慢让他染上毒瘾。毒瘾染上容易,可是戒了就难了。用什么才能腐蚀一个浩气指挥的信仰?
唐宁的饭菜,从来不经桑染的手,所以她决定对唐宁的厨子下手。她曾经救过他,就能毁了他。
控制一个厨子,当然比直接控制唐宁要简单许多。
于是厨子像她想的那样,将下了毒的饭菜端给唐宁。这样下去,不多久,唐宁就会成了一个瘾君子。这样下去,唐宁就只是她的了。

恰逢花重锦官城的时节,府上开满了花。
“姑娘,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花。”桑染听闻人声,忽然抬头一笑:“不知唐公子喜爱什么花?”
“不喜。”唐宁摇了摇头:“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就开始怕花。”
“怕?”桑染忽然有些欣喜,或许他还是记得的。
“对,怕。”唐宁笑了笑,笑得有些发苦:“很可笑吧。”
他忘记了,可是她仍然记得。

漫山遍野的花海里,有甜腻的香,还有硕大恐怖的毒虫。她是在花海下 的虫洞里救下他的,满身血污的少年紧紧握着一株草。
那是桑染第一次见到唐宁,也是最后一次。
桑染将唐宁偷偷带回了自己的屋子里,那个紧闭着眼睛的少年看起来沉静而忧郁,和五毒这些小哥哥一点都不一样呢!
直到几日后唐宁才悠悠醒转……
虫,铺天盖地的虫——
仿佛要被拖到地狱里去。
那时候的唐宁将给他端药的她紧紧抱住,滚烫的汤药洒了桑染一手,烫起一片伤疤。

唐宁的眼,落在桑染小麦色的胳膊上,胳膊上是一片血红的曼珠沙华。
“姑娘的手?”
“烫伤。”桑染拢了拢袖子,将胳膊遮了起来:“当年被一个傻子烫的。”
“那个傻子呢?”唐宁忽然拽住了桑染的袖子:“一个好端端的姑娘成了这样,日后怎么嫁人?”
桑染定定地看向他:“唐宁,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唐宁摇摇头,这个姑娘,以前从未见过,是他把她从长安捡回来的。
“日后怎么嫁人?”桑染笑得很嘲讽:“你娶我么?”
“我……”唐宁的声音有些发颤,他忽然握住桑染的手:“等我从融天岭回来,我就娶你。”
没有痕迹的,桑染笑了笑。这是一场博弈吗?还是一场交换?

评论 ( 2 )
热度 ( 9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