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李叶 策藏】后悔无期

300fo点梗,大庄花小李局~
也许会成长篇系列✔

“我叫李悦,喜悦的悦。”
叶英第一次见到李悦,是在离长安城不足百米的酒馆中。李悦和他救下了那个被恶霸强行霸占的歌女,这个故事听起来太过于老套。 只不过那年的李悦还是个孩子,而叶英已经是名动天下的藏剑大庄主。
“你是天策府的人?”叶英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叶英说得很慢:“李悦,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故人?”
“哦?”李悦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大庄主,我们似乎才认识。 ”李悦甩开了叶英拉住他的手:“我不是什么天策府的人。”
叶英叹了口气,李悦看不清他的神色。自从大庄主叶英盲了眼,便再没人能猜透他的想法,即使是一丁点也不能。
他在哪里见过他?如果有的话,也必定是前世吧。
“你家在哪?父母呢?”
李悦笑了笑,扬起头,他知道叶英一定看不清自己此时的神色:“我没有家,我父母早就死在战乱中了。”
叶英沉默了一下,他准确无误地拉起孩子的手:“李悦,你愿意和我回藏剑山庄吗?”
李悦摇摇头,迟疑了一会儿,又点点头:“庄主,你说我像谁?”
“一个故人。后会有期。”
叶英终究是没有说出那个故人是谁,或许是因为一切来的太匆忙,没有开头,来不及开头。
那一日李承恩去往前线,只留给了他一句话:“阿英,待我回来。”
“统领若是不回来呢?”
那时的李承恩滞了滞:“那我的魂魄也一定回来。”
“我是不信往生的。”叶英笑了笑:“我不信佛。”
“我也不信。”李承恩忽然握住了他的手:“后会有期!再见的时候,记得告诉我。”
叶英玩笑似得点点头,或许是因为他没有想到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会死在战场上。
再聚首的时候,只有一把枪。可惜,枪不会说话。

叶英时常想,李悦一定是上天赐给他的珍宝,他太像李承恩了,连平时说话的语气,也都一模一样。
“庄主。”
“别叫我庄主,叫我阿英。”
李悦说完这话,叶英摸了摸他的脑袋。
现在,换我来,调教你。
藏剑山庄的人那日看到大庄主带了一个陌生的孩子回来,孩子饿的面黄肌瘦,脸上还有些脏兮兮的,活生生像个小乞丐。
“以后李悦,就是你们的小少爷了。”

李悦第一次在叶英房中看到那把枪,就是没有来由的熟悉,一把便将它提了起来。天策府大统领的兵器,又怎么会轻?
叶英回房后听到破风之声,倒是吃了一惊。
“谁?”
他出手出的很急,手中的轻剑将重枪打在地上。李悦好像也是吓了一跳,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叶英:“阿英,对不起,我……”
叶英扶着塌坐下,到底是个孩子,拿什么和他计较?他终究不是李承恩的。
“阿英。”李悦盘腿坐下,嘟囔着嘴,有些不满:“近日来,我总是做噩梦。”
“哦?是什么噩梦?快说来听听。”
“我梦到死了好多好多的人,好多好多的血。”李悦捂住脑袋,撑着头努力想去回想些什么:“有个男人和我走过来,说,我是过去的你,你是将来的我。”
“哦?”叶英却像提起了些兴致:“那个人还说了什么?”
李悦挠了挠头,皱紧了眉头:“他还说,要好好照顾大庄主叶英,还说让我遇到你的时候,说一句后会无期。”
“又是后会无期?”叶英挑唇,像是在讥笑什么,这样的神色,从来不曾出现在他的脸上。
“阿英,他是谁啊?”
叶英没有回答,只是忽然拉住李悦的手:“那枪你拿回去,就当是我送给你的。”
李悦点点头,又摇摇头,他抓住叶英冰冷的手:“是那个故人留给你的吗?”
“是。”
“那我可不能要。”李悦若有所思地嘟囔着:“那一定是对阿英十分重要的东西。”
叶英笑了笑:“物尽其用,如今既然你能用的了它,你就拿去吧。”

或许李悦从来没有想到这个白发如雪的男人会死,他遇到他的时候他就白发如雪,死的时候也是如此安静。
“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
叶英终究是到死都没有开口:“李悦,你自由了。”
这时候的李悦似乎才回想起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天策府的泪、枫华谷的血,渡不过的承诺、往生、和劫难。
天策府大统领,李承恩。

过奈何桥的时候,孟婆这么告诉他:“大统领,你毕生光荣,我便实现你一个愿望。”
“承恩愿用世世轮回,换与藏剑庄主叶英重聚。”
“不必要了。”孟婆笑着盛汤:“你不记得他。”
“他记得就行。”李承恩笃定地说:“我答应过他,后会有期。”

历经旷世浩劫后,山河犹在,可是故人呢?拿什么等你回来?
后悔,再见之时,夜雨无期。

评论 ( 7 )
热度 ( 24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