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我在这里等你,在这里

【李叶 策藏】中秋之乱

我会迟到,但是祝福不会迟到。


他已经无数次想过要怎么度过这乱世,是在乱世里终老,亦或是在乱世中一同死去。

这些都不重要了,又是一年中秋佳节,与往常不同,这一年的中秋与往常不一样的地方是,今年的中秋,有人陪。


叶英走上前,递了个月饼过去:“承恩,吃月饼了。”

李承恩接过月饼,胡乱塞进嘴里,这月饼是豆沙馅的,甜甜的。只可惜他平素便不爱吃甜食,只是叶英给他的,都甜到了心里。

李承恩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叶英也是。

唯独有一件事叶英不曾告诉过他,这月饼可是他亲手做的;李承恩也有一件事一直不曾告诉他,那日他恰巧在厨房外面。


“听他们说,今夜月很圆。”吃完月饼后,李承恩讷讷地对叶英说...

2018-09-25

【李叶】中秋甜品:团圆

近日总归是要赏月的,只是这赏月的人和往日里似乎有些不同。

李承恩拍了拍叶英的肩膀,“阿英,你看这今晚的月亮圆是不圆?”

叶英没有说话,自顾自地吃着月饼。

这月饼可是山庄厨子近日研发出的新口味,咬一口会有奶黄流出来。

“承恩,吃个月饼吧。”叶英将一块月饼递过去,月饼上刻着“团圆”两个精致的小字。

李承恩没有作声,他素来不爱甜食,倒是总喜欢看叶英吃甜食的样子。叶英贪吃甜食的样子,甚是,甚是可爱。

“我们在军中吃月饼,只是因为太多将士回不到故乡了,吃个月饼也便想着团圆。”李承恩咬了一口,甜甜的流沙溢在唇齿间。

叶英抬头望着那月牙,道:“李太白有句诗写的极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以后...

2018-09-08

【李叶 喵化梗】橘为重

庄主喵化梗,小天使生快~叶霙涂的生贺。


(1)

藏剑山庄的大庄主无故消失,这无疑是一件大事。但是现在想来一切似乎已经有了些征兆,天泽楼中近日总是无故出现猫咪的爪印,可是谁都没能逮到那只猫——除了李承恩。

(2)

李承恩今日起得很早,奈何天寒地冻,他蜷在被子里不想起来,想了想,他坐起来拿过还未缝完的手帕开始继续缝,这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请问是大统领吗?”

那女声听着有些耳熟,但一时间李承恩却想不起来是谁,他已经许久不曾出没那些烟花巷陌,也许久不和七秀坊弟子来往,这个姑娘会是谁?一时之间李承恩有些头疼。

“罗浮仙,大庄主的侍女。”

门外的人倒是先自报家门,听得是叶英的...

2018-07-17

【李叶】朔风行漠

丝绸故道

龙门的风很冷,从鸣沙山上一直吹下开。叶英是第一次来朔北,朔北和江南之地自然不一样,风卷起地上的狂沙呼啸着从耳畔吹过,打在脸上有些疼。

李承恩自然之道这些,叶英不像他一样,从来在外行军打仗,一个江南之地长大的男子,如何受得住这烈风?

又是一阵狂风趁着夜色袭来,两个人皆是吃了一嘴黄沙,叶英擦了擦脸上的黄沙,嘴中的黄沙有些涩。李承恩倒是不在意,直接将嘴里的黄沙吐在了沙地上。他侧目看了叶英一眼,不知道为何,看着这个俊美的男子,他就是生气不起来。

如今此行的任务,也不过是为了找到丝路上被掳走的前去和亲的公主。李承恩是自告奋勇前去,而叶英只是说,为了探查西北一带的风土人情以及丝路的地貌,...

2018-07-04

【李叶 策藏 短篇】伤鹿原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你听过鹿鸣么?”

“西湖边上有许多鹿。”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你养的那些鹿,脾气可差得很。”

“如果不伤害他们,就不会。”

“在我们天策府,可是把鹿当成靶子的。”

“在这里,不可以。他们生而自由。”...


2018-06-12

【策藏】关于新版本技改

藏剑:我们还是离婚吧。策藏没有前途了。黄金脆皮鸡了解一下?

天策:小黄鸡,这一次,我能够保护你了。

藏剑:你可别一个灭把自己灭死了。

天策:你开好泉和云栖松,开好减伤。

藏剑:我的减伤又不能给你。

天策:只要你还活着,就够了。

2018-05-26

【李叶/策藏 段子】家眷

李承恩:“阿英,我想亲你一下,就一下,好不好?”

“不好。”叶英摇头,“你吃了羊肉还没刷牙。”

李承恩猝不及防直接亲了上去:“你有什么资格,违抗军令?”

“我不是天策军中人。”

“现在是了。”李承恩笑了笑,把叶英一把搂了过来,“你别忘了,你可是我的家眷。”

“违抗军令,依律当斩,无论是谁都不可网开一面。”叶英倒是镇定得很,“大统领大可以斩了我。”

李承恩一句话梗在喉中,转念一想:“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随后李承恩凑过去,狠狠地 qin了  叶英一下:“你若是不喜欢羊肉味,我们该吃鸡肉如何?”

2018-04-19

【李叶】归途(9)

(9)

 大唐的另一端,朔北。

  “你想要的是什么?”安禄山拦住那个面上附着面具的男人:“江山覆灭?”

  男人没有说话,倒是安禄山一直自顾自地说着:“我知道我是个胡人,我的一切都是天子给的,荣华富贵也是、命也是,可是我像什么?就像一条狗,还不如天子养的猫。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大人,你醉了。”面具下的声音有些闷。

 安禄山侧着身,顺势摸了摸自己圆鼓鼓的肚子:“我要活出个样子,给贵妃看看。” 

“大人醉了,你们好好照顾他。”

 “呵……”

面具底下传来一阵低低地冷笑,他背过身子,消失在黑暗里...

2018-04-05

【李叶】清明射柳

 射柳

叶英不喜欢过清明,大致是因为骑马射柳这件事对他来说太过于讨厌。藏剑山庄地处余杭,叶英从小水性甚好,但骑技便不是那么优秀。往年山庄也会有骑马射柳,射中柳枝即可,第一有一整坛的杏花酒。

今年的活动更是让叶英寒了心,那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鸡,成了今年的新项目,全藏剑的人都在追着一只刚出生的小鸡跑,还得同时射中灯笼上的柳枝。若是这样还不算什么难事,最要命的可是还不能离这小鸡太远,也不能踩死这小鸡,便凭空多出几分难度。              ...

2018-04-03
1 / 17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