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李叶 策藏】归途(5)

归途(5)

 

世间草木皆有情,人无情。

我只是天地间,游荡的一个幽魂而已。

生在这一年的花开,死在这一年的花落,似乎花开花落本就是一件平常的事。

于我来说,在这四方天地中守着这一丝一毫的幸福似乎是很奢侈的事情。    

你说什么乱世家国,我说什么家国天下,所谓家国和所谓天下,不过是彼此之间的一个借口,这个乱世中的所有人都是。

叶英合着双目坐在天泽楼前听琴,像从前一样。

往生

烟雨外,一直有雨落下来,一直下到西湖里面,慢慢升起一团巨大的云雾。云雾中那还依稀立着一个人,那人眉目清秀,抱着一把长剑,挂着一根长长的剑穗。他在西湖边上漫不经心地走着,似乎所经历的时光与所有的一切都毫无关联。

天泽楼的花树上,一直有花瓣落下来,这颗花树似乎永远在落花,也永远都落不干净。

山庄内,每日都会有大师兄演武,这些演武的大师兄是不是总是同一个人,小时候的叶英总是有一种错觉,一直到他接管了藏剑山庄,才知道了其中的秘密。

藏剑山庄总是有很多秘密,有的秘密叶英永远也弄不清楚,比如剑冢的四季,比如天泽楼的落花,也比如叶英一直读不懂的那个人——李承恩。

罗浮仙总是在每一个清晨为叶英端来一碗用虎跑泉水煮的新采莲子煮的莲子羹、或是新磨得藕粉,配上两块浇了一层糖桂花的定胜糕。叶英总喜欢在天泽楼外的那颗花树下享用早餐,时而会有花瓣落进汤羹里。叶英也不恼,带着花瓣一起嚼进去。

直到所有人都知道了叶英早饭偏爱那一碗莲子羹,叶英之后收到过很多碗莲子羹或是定胜糕,可是让他久久不能忘的依旧是天策府大统领给他煮的那一碗白粥和几块夹肉的馅饼。

更敲了四下,天才刚有些蒙蒙亮。山庄中的鸡还没有叫鸣,佣人们也都还没有睡醒,叶炜就已经站在后院了。叶炜总是起得很早,甚至比叶英要更早。拿出手中那精致的剑,负手而立站在后院,谁都知道他在等谁,叶炜是个好胜的人,柳家的大少爷柳浮云也是。

谁都知道两个人互相都不会战胜彼此,谁也都不在意。切磋对他们来说都已经变成了一件寻常的事情,

柳浮云,浮云如解意。

叶蒙总是在想着那个等不到的归人,他在等他的哥哥,叶炜。似乎在他的记忆中,他总是和柳家的少爷在一起,

叶家的少爷和柳家的少爷,刀和剑,比肩而立。

“阿蒙,你又在这里,看什么?”

  “我没有看。”

“莫要骗我。”叶英的手抚上叶炜的侧脸:“脸都这么烫了,可要让万花谷的大夫给你看一看。”

“大哥,你怎么看出来我病了?”

“用心看。”他看到大哥脸上慢慢浮出那种很浅很浅的笑。随后,他敲了一下叶蒙的脑袋:“好了,我不逗你了,名剑大会快开了,爹说,我们叶家每个人都得准备准备,不能让旁人看了我们叶家的笑话。”

“又是名剑大会么……不是才开过没几年吗?”

“如今叶家靠着名剑大会,已经与扬刀大会能够媲美,你说我们叶家,开不开?”

“为什么,非要争个输赢呢?”叶蒙拖着脑袋,叹了口气。

“因为这就是江湖。”叶英的声音冷得要命,不像那个温润的公子:“父亲和伯伯们将藏剑山庄交给我们,自然有我们来守护。”

“那么你准备好了么?”叶蒙问道。

叶英没有回答,有,还是没有,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

叶英,你在害怕,你在怕什么?

叶英按下了自己的心。

你不要说话。

叶英,你在害怕,你在怕什么?

我在怕,什么……

——是他不来,还是他不去?


评论
热度 ( 28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