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李叶 all三】大唐博物志(2)

泥萌猜一猜杀人的是不是于睿麻麻嘛~猜对有彩蛋~~~!


李承恩敲了敲门,给他开门的是曹雪阳。曹雪阳每日都穿得一丝不苟,似乎随时待命。
“将军,进来坐吧。”
“不了。”李承恩摆了摆手:“我和大庄主还有一个要案处理。那个西域人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夜帝卡卢比。”曹雪阳压低了声音,蹙着娟秀的眉:“统领,牵扯到明教的事情,朱谋士的意思是,我们不要插手这件事。”
“你怎么看?”李承恩看着她的眼神有些似笑非笑:“雪阳,我把这个案子交给你查,就是要让你定夺。”
“我的意思……”曹雪阳的声音仍然铿锵:“我的意思,是继续查下去。”
“你很好。”李承恩笑了笑:“你手下的不良人,有什么线索没有?”
“我们想找于睿。”曹雪阳顿了顿:“李统领,有些话在外面说不方便,我们还是进屋说比较好。”
李承恩点了点头,随曹雪阳进门。曹雪阳家里的摆设十分简单,看起来甚至不像是一个姑娘家的摆设。这大概是曹雪阳作为一个女子,在整个天策府为什么脱颖而出的原因吧。
“说吧。”李承恩席地而坐:“不用泡茶了。”
曹雪阳点了点头,笑了笑:“统领还是一如既往啊。”
“有什么话就说吧。”
曹雪阳压低了嗓子:“我们手底下的不良人,现在还很难找到于睿,把她带回来。倒是于睿为了卡卢比的尸体,伤了我们不少人。”
“你说这些的意思是?”李承恩皱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坊间传闻,卡卢比追了于睿很长时间……这些你应该都知道吧。”
“看来统领知道的不少,统领的意思是——”
“你们女孩子不应该很懂吗?”李承恩一挑眉:“情杀。”
曹雪阳怔了怔:“统领你说情杀的话,还不如说是陈菁菁。这次跟着叶庄主一起来长安。听说这个陈菁菁苦追卡卢比许久,给他送西湖醋鱼,还跑到黑戈壁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了那么长时间。”
“不可能是陈菁菁。”李承恩说得很快,很着急地打断了她:“陈菁菁,我查过。”
“结果呢?”
“雪阳,你问的太多了。”李承恩说这话的时候,沉下了脸色:“要弄清楚整件事,必须找到于睿。前些日子卡卢比和丁君来往甚是密切,找到卡卢比尸体的时候,他衣服上有一小截袖子是丁君的。”
“断袖?”
李承恩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这个,你就意会吧。”
“可是于睿……”曹雪阳皱眉:“她……”随后她好像想起了什么细节:“于睿后来,又把卡卢比的尸体放回来了,这是不是很奇怪?如果是她害死的卡卢比,可以把卡卢比带回去。”
“人手不够的话,飞马营的人都折借给你。”李承恩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肃杀之意:“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是,统领,末将定不辱使命。”
随后李承恩的面色更加凝重了起开:“算上夜帝卡卢比,这是长安城的第二起,和那个厨子的死法一样,撑死。”李承恩说的时候,又好气又好笑:“好了我先走了,我得去找叶庄主了。”李承恩撩起前襟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他也该等急了。”

评论 ( 4 )
热度 ( 8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