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

策藏/盾铁/EC/yys,杂食动物不稳定更,同好K列。
庄花的皮皮叽。
我是你叽爷。

【李叶】驯兽(15)

最近忙着接截图单已经累成一只废叽的叶临君QYQ

那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去哪了?叶英心下近乎惊慌。是它,拼死把他救回来的。如果是李承恩,为了他的家国天下,也许不会去救他吧……叶英想到这里,不自觉地微笑了起来。那个,小家伙。
原来早就不知不觉地喜欢它了。可是,这天下这么大。
是啊,可是这天下这么大。
天下这么大,又怎么样呢?
李承恩并未跑远,他蜷在营地边,第一次发出了“呜呜”的抽泣声。他是李二狗,不是李承恩。李承恩是大唐天策府统领,是不允许有眼泪的。从他十七岁那年开始,就再也没有流过一滴泪。天策府的人可以流血,但是不能有流泪的任何弱点。
李承恩蜷在草丛里,哭得近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也许他要死了吧,以一只狗的样子结束自己往昔错误的日子——这听起来太过于荒谬。好像很多年前听过一个故事叫《庄周梦蝶》,那么现在呢?他是李承恩变成了战狼,还是战狼变成了李承恩?
叶英听到一阵轻轻的呜咽声,他悄悄靠了过去,忽然就把在哭的那只狗崽子抱在怀里。
快到,一个月了……
李承恩忽然就像不受控制一样,爪子狠狠地朝叶英身上拍了过去。
然而叶英只是笑了笑,也没有招架,任凭小狗崽的爪子撕破他的衣袖。
他将李二狗抱得更紧了:“不要走。四季轮回也不得永生,我以前很喜欢一个人,叫李承恩……可是后来他不见了……我无论去哪里都找不到他了,你很像他。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得像。”他本来就寡淡的眉目低垂了下来:“虽然,如若是他,天策府大统领,肯定不会冒死去救我。”
李二狗一时语塞,将利爪藏起来,用毛茸茸的肉垫去拍了拍叶英的脸。
“阿英,不要哭。”
这时候一串狗叫有点煞风景,李二狗苦恼地垂下了头。
听到这话,李二狗不知道该高兴或者生气,也许二者兼有吧。他躲在叶英的怀里,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或许,这样也很好呢!
叶英将自己的小跟宠抱回了营房,要什么猞猁?以后这就是他叶英的跟宠了。

评论 ( 10 )
热度 ( 28 )

© 叶临君 | Powered by LOFTER